中超

剑绝九天 第二十九章 成为老大

2020-01-16 22:54:5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剑绝九天 第二十九章 成为老大

这宿舍虽然是石屋,但房门却是木头做的,如果在修炼的时候怕被打扰,只要挂个牌子就行,一般也不会有人打扰。

修炼正值紧要关头的时候受到打扰,万一折腾出个好歹,也不是这些学员能担当得起的。

萧宁刚刚吃完饭,还没开始修炼,也就没来得及把牌子挂上,没想到竟然有人找上门来,还是用这种粗暴的方式。

他刚刚来到学院,也没与人结仇啊。

正疑惑间,就见到一个黑脸壮汉从外面走了进来,这人年纪应该在十八岁左右,身材魁梧,几乎比萧宁大了一倍。

在他身后,还跟着三个xiǎo弟,年纪基本都是十七八岁。

别问萧宁是怎么看出那三人是xiǎo弟,以他的经验,单从对方的神色与动作就能看出端倪。

“哟,单独住一个宿舍,还有人亲自送餐上门,这福利可真不错啊!”

黑脸壮汉扫了萧宁一眼,面带讥讽着道。

从他的样子来看,萧宁就知道来者不善,再听他説话的内容,十有是因为陆凡羽给他开xiǎo灶而心理不平衡了。

十七八岁的年纪,对十三岁来説压迫力很大,不过在萧宁眼里,只是一群xiǎo屁孩而已。

故此,萧宁有些好笑地道:“你妈没教过你,随便打扰别人,是一件很不礼貌的事么?”

“x,怎么跟虎哥説话呢?”黑虎壮汉身旁的xiǎo弟不乐意了,指着萧宁的鼻子就开骂。

他们本以为,这种出场方式肯定能把萧宁吓尿了,一开口就会乖乖求饶,没想到竟然敢开反嘲讽,这绝对不能忍受。

萧宁看也没看那xiǎo弟一眼,只是饶有兴致地看着黑脸壮汉,挑眉道:“虎哥?”

反问句被听成肯定句,那xiǎo弟还以为萧宁服软,顿时得意起来,牛逼哄哄地道:“那是,我们虎哥可是丁级分院初级班的老大,就连中级班都得给虎哥几分薄面。”

“识相的赶紧起来迎接,再把这间石屋让出来,我们可以不跟你计较。以后有我们虎哥罩着,在丁级分院肯定没人敢招惹,要不然,嘿嘿……”

萧宁听出来了,敢情这些家伙是来抢宿舍的,同时也是为了给他这个新人一个下马威,顺便再收个xiǎo弟,打的倒是好算盘。

这牛逼哄哄的虎哥,想来应该是初级班最强的学员吧?竟然还需要跟别人挤一间宿舍,萧宁看向他的眼神,不禁多了一丝同情。

这老大做的也够寒碜的,既然是班级里最强的一个,应该可以向导师提出要求,特别对待吧?

没有特殊待遇,想来跟其他人的实力也不会差太多,没准只是靠年纪大唬人的。

如果不是有伤在身,凭这种货色,萧宁分分钟能弄死一打。

但现在,他不宜动手,只能来一招曲线救国了。

“你们知道我是谁么?”

这话説的,萧宁自己都有些汗寒,前世他最讨厌的就是这种装腔作势的虎逼,没想到自己今天也做了一回。

“少他妈唧唧歪歪的!”那边虎哥不耐烦了,扯着粗犷的声音道:“来了丁级分院,不管以前什么身份都没用,在这里一切都得听我的!”

萧宁明白他的意思,丁级分院相当于被放逐的地方,基本不可能有身份尊贵的人被扔在这里,凭虎哥在这里老大的身份,出了事也完全兜得起,只要别闹出太大动静就行。

不过,萧宁却不慌不忙,老神在在地道:“哦,原来我大——姨妈羽飞鸿的面子,也没我想的那么大嘛。”

“我x……”

刚才那xiǎo弟刚破口大骂,忽然发现气氛陡然变得诡异,他自己也同样反应过来,眼睛瞬间瞪大,身子都不自禁颤抖起来。

羽飞鸿,竟然是羽飞鸿的侄子!羽飞鸿这三个字,在天鹰学院中几乎就没有人不知道的。

xiǎo弟颤着声音道:“你……你説的是哪个羽飞鸿?”

“学院里还有很多个羽飞鸿么?”萧宁有些奇怪,好像没听説过啊。

虎哥也不敢确定道:“甲级分院的雪鹰,羽飞鸿羽导师?”

“大概……是吧!”萧宁漫不经心应了一句,心中却想着,原来这羽飞鸿竟然是甲级分院的导师,难怪会是白银级别,看来叶轻蝶是被直接带到甲级分院去了。

陆凡羽説过,甲级分院的学员都是青铜阶以上,叶轻蝶一开始就跟这些人一起修炼,修为进展才会如此迅速。

扑通……扑通……

那三个xiǎo弟几乎吓得面无土色,直接瘫软在地。羽飞鸿的威慑力,比萧宁想的要大得多。

虎哥的脸色也很难看,大滴大滴汗水往下掉,心里已经骂开了。

我x,这次踢到铁板了!我就説,陆凡羽的亲戚怎么可能区别对待得这么明显,原来是雪鹰的侄子,还好没把人揍了。

虎哥心里同样害怕,大脑却是飞速转动起来。

説起来,他最多就是带人闯进萧宁静舍,再装了一回13,并没把人得罪死。但不管怎样,得罪是肯定得罪了,想继续混下去,必须想办法补救才行。

萧宁就像没看到他们的反应一样,自顾自地道:“对了,你们刚才要我做什么来着?我没听太明白。”

虎哥欲哭无泪,真想説,“您老就别耍我了”。

他为人嚣张,能稳坐老大这个位置,让中级班的人都刮目相看,靠的可不仅仅是年纪大,脑子也同样好使。

就像陆凡羽认为的那样,他同样不认为有人敢冒用羽飞鸿名号。不管萧宁为什么来到这里,单凭血缘关系,羽飞鸿就不能任别人欺负她的侄子,那样面子上也不好过。

不过这件事,对他虎哥来説,没准还是个机会也説不定。

心思转动,很快就有了计议,虎哥顿时拉下脸皮,陪笑道:“瞧您説的,我们怎么敢叫您做事呢?”

“哦?那你这是……”萧宁饶有兴致地看着他,这变脸变得着实有艺术色彩啊。

“我这不是听説班里来了个牛x人物么?所以带着他们来认老大了。老大,以后我王虎就跟您混了!”

虎哥的话,也让那三个xiǎo弟警醒过来,忙不迭应道:“是啊是啊,老大,您就收下我们吧。”

王虎等人的投诚,对萧宁来説并没有坏处,就算平时用来跑跑腿,处理diǎn儿xiǎo事也行。

而且,收了王虎这个初级班老大,也就相当于控制了整个班级,萧宁对这群xiǎo屁孩不感冒,但至少控制了他们,会少上许多麻烦。

经过接触,萧宁发现这个王虎倒也不是毫可取之处,虽然喜欢以势压人,却也是因为这里着实太闷,随便找些乐子罢了,当初也没真想把萧宁怎么样。

自从认了萧宁做老大之后,他就心甘情愿,鞍前马后,服伺得很周到。

萧宁发现,在这被称为毫无前途可言的丁级分院中,他依旧能保持本性,没有被消磨干净,若非资质有限,日后必然是个人物。

王虎的三个狗腿子,分别叫马xiǎo龙,张大汉和赵王朝,除了王虎已经修炼到黑铁二星之外,其他人都还是黑铁一星。

之前上蹿下跳,指着萧宁鼻子骂的人是马xiǎo龙。此人比较阴险,喜欢搬弄是非,不受萧宁待见。

反倒是张大汉跟赵王朝,比较憨厚耿直,属于一根筋的那种,这种人没什么心机,有什么事直接吩咐他们做就行了。

这四人是初级班年纪最大的学员,自然也是实力最强的,有他们成了萧宁跟班,其他人对萧宁自然也就敬而远之,或者卖力讨好。

萧宁偶尔兴起,也会给这些人指diǎn一二,当然,重diǎn还是关照王虎。以萧宁的经验,就算只是随便指diǎn,也总能diǎn出最关键的问题,让他们受益匪浅。

这一diǎn,别説他们班的导师陆凡羽无法相比,恐怕就是整个天鹰学院也没有比萧宁知识更丰富的人了。

“老大,您辛苦了,我给您捶捶背。”

“老大,渴了吧,喝diǎn儿水。”

“老大,要不今晚我给您暖床吧。”

“老大……”

结束了一天的课业,陆凡羽才刚刚宣布下课,一群马屁精就凑到萧宁身旁,极尽讨好。

这些天来,初级班的学员几乎每个人都受过萧宁指diǎn,虽然只有短短几句话,在他们的感觉里,却比跟陆凡羽学了几年都有用。

他们如此讨好,无外乎是想让萧宁多指diǎn一些罢了。

不过以他们的资质,在丁级分院这种鸟地方待着,就算有萧宁指diǎn,撑死了也就青铜阶dǐng天了。

萧宁本也是受伤之后无所事事,平日里喜欢暗暗观察这些人剑种剑技的特diǎn,取长补短,有时候忍不住才説上两句,根本没想过浪费时间在他们身上。

对于萧宁能受到学员如此拥戴,陆凡羽虽然有些吃味,却也无可奈何。

萧宁可是羽飞鸿的亲侄子啊,这些学员讨好他,为自己寻找出路无可厚非,陆凡羽若不是身为导师,要保持自己的威严,都恨不得成为那些人其中一员。

当然,他并不知道,萧宁一开始或许是因为莫须有的身份让学员们敬畏,但后来完全是凭自己本事得到这些人认可的。

“啊,叶师姐来了!”

西安市北方医院怎么样
北京市大兴区瀛海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怎么样
上海治疗癫痫病最好医院
洛阳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雅安治疗卵巢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