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誰遮蔽了東方的光芒

2019-11-09 07:40:4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谁遮蔽了东方的光芒

位于陕西路、南京西路口的一家瓷器店里,景德镇出产的一级细瓷餐具一般每套售价一千多元钱,包含五六十个单件,而在其斜对面的中信泰富和梅龙镇伊势丹广场里,这个价钱却只能购买一两件英国、德国、韩国或日本的进口瓷杯

即便如此,生活在上海的平面设计师刘宏俊在为朋友购买礼品的时候,依然愿意选择赫玛斯这样的国外品牌,厂商在销售产品的同时推荐给顾客的一大堆包括本产品文化背景和相关同类产品的介绍性资料,让他觉得消费不仅仅是一个购买的行为,而且还获得了宽广的视野那些带有异国情调、地域特色的设计,使瓷器脱离了一种原始的实用功能,而散发艺术的光彩和吸引系列化收藏的魅力仅以赫玛斯品牌为例,其产品每年都有一个主题,一种概念,如:非洲、音乐、湄公河等,对消费者而言,吸引他们的就不只是单一的陶瓷物质本身

这些带有异国情调、地域特色的设计,使瓷器脱离了一种原始的实用功能,而这也是现在的中国瓷器所缺失的江南大学设计学院视觉传达系主任陈原川认为,中国很多设计产品缺乏生命力,主要是因为再开发、再利用不够,传统产品没有实现由实用性、功能性向观赏性的当代价值转变如:无锡的彩绘泥人大阿福在生活不丰富的产品经济年代曾经风靡一时,但是现在市场狭窄,问题在于设计的现代开发不够、产品系列化程度不够,一直都是几款老造型,没有考虑泥人在现代家庭中通常会被放置在什么地方,对传统手工艺是否可以利用其原有材料、手段创造新产品,如:泥人+竹片是否可以做成裁纸刀、泥人是否可以做成烛台这与古建筑保护中将名人故居改建成会所是一样的,通过赋予新的功能、含义让历史建筑活起来相对而言,国外的设计比较人性化,设计师常常会用较长一段时间研究不同层次的现代客户的需要

随着世界各地人们对商品的需求更加多样化,持有刘宏俊这样由纯粹实用主义向唯美主义转化的消费观念的顾客越来越多中国类似陶瓷这样的日常耐用品虽然拥有较成熟的加工技术,但背后没有整个文化体系的支撑,缺乏核心价值,产品单一化,在国际市场上自然难逃低端化、边缘化的命运刘宏俊认为品牌文化很重要,像我国的彩电、普通日用瓷那样的价格战事实上正是产品推广背后没有品牌文化体系支撑的结果,但他也指出:设计理念、制作工艺是品牌的基础

来到上海景德镇艺术瓷器有限公司时,邯郸陶瓷厂的经理张良平正和该公司的陈永兴先生一起在往一个包装设计不算简陋的礼品盒里安放一个陶瓷杯,据说那个纸盒价值十几元钱,国内一般小规模的陶瓷企业还没有实力来采用这样规格的包装,但两位专业人士怎么也没有办法让纸盒的凹陷处恰好把瓷杯卡住,以避免运输过程中震荡带来的破损张良平分析说,原因仅仅在于包装盒的衬里不符合规格,这样的问题并不需要投入多大的成本来解决,完全由设计师的设计理念所决定中国的许多设计师缺乏人性化的观念,没有为销售商和顾客着想,类似的细节问题使许多海外陶瓷经销商绕开生产厂家,自己直接找设计师设计符合当地顾客需求的包装邯郸陶瓷厂一年销售额一亿多元,国内市场只占30%到40%,基本上以出口为主,光出口产品的包装设计这一项,国内就损失了很大的赢利空间,而包装不自理对国产陶瓷品牌的创立无疑是一个很大的消极因素

据上海景德镇艺术瓷器有限公司经理沈燕青介绍,国内现在陶瓷的主要产地除了景德镇外,还有广东佛山、湖北醴陵、山东淄博、河北邯郸、福建德化等地但除了河北唐山有两家企业正在着力打造隆达和玛戈隆品牌以外,国内陶瓷企业基本上还没有树立明确的品牌意识即便是这两个品牌,也很难从名称读解出其背后的文化涵义,后者甚至明显带有崇洋痕迹,本土陶瓷文化的深远意韵荡然无存

陈原川指出,现在的设计师对文化的认识往往符号化、表象化,注重形式,而没有将文化的实质融入血液而事实上,设计师对产品自身的文化了解都需要一个非常长期、深入的过程日本设计师原研哉为无印良品作品牌设计,合同一签就是二十年,这在国内设计界浮躁的气氛中几乎不可想象

生物谷药业
康缘药业科研发展趋势
轻微尿失禁应该怎么护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