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移动藏经阁 第三千二百八十一章 暗涌

2020-01-16 14:09:4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移动藏经阁 第三千二百八十一章 暗涌

皮特和弗格瞳孔骤然收缩,特别是弗格。

那种难以抑制的兴奋与喜悦,完全溢于言表。

他对这个突然出现的面孔记得实在是太深刻了,这个小男孩不就是害的自己变成这个样子的人吗?

虽然他不排斥自己现在的身份,可是他对那两天的痛苦依然记忆犹新。

那种痛苦对他来说刻骨铭心,那是永生永世都无法忘记的仇恨。

“是你!太好了,是你……是你!”弗格咧开嘴:“你居然来了,你居然胆敢出现在我的面前。”

白晨笑盈盈的看着弗格:“很惊讶吗?我以为你应该早就想到我会来找你的。”

皮特看到白晨的到来,也是大喜过望,终于有人可以为他分担弗格的愤怒与注意力了。

特别还是这个小子,有他在,弗格应该会把注意力都放在他的身上吧。

“你是来送死的?”

“不,我是来解决掉我惹的麻烦的,毕竟你是我亲手制造出来的,虽然发生了一点意外。”

“这么说,你也没想到,我会变成怪物?是吗?”

“是啊,我其实只是想折磨你,没想让你变成这样。”

弗格的笑容越发的狰狞:“那你有没有想过,你会怎么死?”

“没有,你要杀我?”

“我要吃了你,我要将你的肢体、皮肤、血肉,一点一点的扯下来,然后让你受尽折磨,我所承受的痛苦,我要十倍、百倍、一千倍的偿还给你。”

“这可不是好习惯。”

“你现在是不是特别的害怕?特别的惊恐?”弗格兴奋的看着白晨,可惜,他并未在白晨的脸上发现任何和恐惧有关的情绪。

“恐惧?害怕?为什么?我怎么可能对我的造物感到害怕?”

“那是因为你还不知道我的可怕。”

“呵呵……你太高估自己了。”

弗格手上的血肉朝着白晨喷射出去,筋肉连接着,就像是虬结老树。

可是血肉还未触及白晨,就已经烟消云散。

“看起来你还不明白自己的处境。”白晨摇了摇头。

弗格脸色一变,有些不解的看着白晨,怎么回事?

“我所赋予你的力量,都来自我自身,你用我给你的能力来与我对抗?”白晨咧嘴笑起来:“所以才说你愚蠢,我甚至不需要出手,只要经过三天的时间,你就会自己暴毙,这是我给你的设定,你真的以为,就凭你不断的吞噬血肉,就真的可以战胜一切吗?”

弗格下意识的退后一步,有些惊慌的看着白晨。

“我是无敌的!我是不可战胜的!”弗格朝着白晨释放了粉碎。

可是,粉碎的不是白晨,而是弗格的手臂。

“任何的反抗都是毫无意义的。”

“我不信!”弗格发出震耳欲聋的咆哮:“我只是还不够强大,只要让我吞噬够足够的力量,就算是你,我也能杀死。”

“我和你这种白痴没什么共同话题。”白晨指头一弹,弗格的左肩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窟窿。

弗格却像是疯了一样,突然大笑起来:“一点都不同,毫无感觉,你看……就算是你,也杀不死我,我果然是不可战胜的。”

弗格需要证明自己,证明自己的存在,证明自己的坚持。

自己是不死的,任何人都无法杀死自己。

对他来说,这个身体,这种能力,都是他证明自己的东西。

而白晨否定了他,这也是他无法容忍的。

弗格的身上突然生长出如同树根一样的东西,这些树根状的红色条状是他的血管。

弗格的身体早已经变异,这些血管就是他与其他生物或者物质融合的关键。

这些血管开始向着地面延伸,渗入地下后,地面开始如同弗格的皮肤一样活动起来。

白晨给他带来太多的恐惧,所以他必须在白晨的面前证明自己。

所以他不计自己损失的血气,将整座山都变成他的血肉一部分。

白晨从石头上跳了下来,脚下一跺,轰——

刹那间,地动山摇,皮特感觉脚下瞬间沉沦下去,从崖壁看下去,发现整座山居然向下沉了数十米。

皮特满脸惊骇的看着白晨,只是跺了一脚,整座山就向下沉了。

这是何其恐怖的力量?

再反观弗格,更是被白晨这一脚震的当场吐血。

他不惜耗费大量的血气,将整座山都化作自己的一部分,可是白晨只是轻轻一脚,就直接震碎了整座山的内部结构,同时也将他送入山体的血气震散。

这就像是在他的身上剐了一块肉一样,不,应该说是直接砍掉了他的身体一部分。

“你对力量一无所知。”白晨摇了摇头:“你太可悲了。”

“住口,你给我住口!”

“你想想看,你今天被那个女人打败的时候,她是怎么使用力量的。”

“怎么使用力量的?”弗格愣了一下,表情变得古怪。

弗格的脑海中开始回忆今天战斗的画面,那个女人起初虽然虽然压制着他,可是并没有表现出绝对的碾压。

终于,弗格的脑海中闪过一个画面,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了那个女人使用打败他的力量的瞬间。

“原来是那样的……我也能做到。”

刹那间,弗格想明白了,只见弗格的身后开始出现一个血色的巨兽,比起弗格本体更为庞大,看起来似真非真,似幻非幻。

白晨笑的更加开心:“你终于想明白了吧。”

“这种感觉……这种感觉真好……”弗格兴奋无比,他只要一个意念,那个他所幻化出来的血色巨兽就能随着他的心念行动:“现在的我比过去更加强大,就算再遇到那个女人,我也不会再怕她!”

“你没机会了。”

下一瞬,突然一支巨大的爪子从虚空中伸了出来,毫无征兆的拍碎了血色巨兽,一把抓住弗格。

“你……这是怎么回事?你要做什么?这是什么东西?”

这只爪子可不是凭空幻化出来的法相,这是龙的爪子。

“不好意思,他是我养的宠物,你只是他的食物而已。”

“为……为什么……”

“他对食物比较挑剔,如果你太弱了,就不能满足他的口味,所以你需要更强大一些。”

“放……放开我……放开我!!”

“你把普通人当作食物,如今被其他东西当作食物,这不是很正常吗?”

虚空中伸出来的龙爪用力一握,弗格的身体爆裂开,可是却不再如之前那样的再生,龙爪握着那块血肉模糊的血肉,重新收回到虚空之中。

“总算是清静了。”白晨掏了掏耳朵,转头看了眼皮特:“你……你好像是……是那个佣兵是吧?”

此刻的皮特没有半点劫后余生的庆幸,只有更深的恐惧。

在他的眼中,屠杀了三十多万人的弗格,将人类视作食物,如今他自己却成了其他东西的食物。

而这个东西,还只是眼前的这个小男孩的宠物。

“你不会乱说什么吧?”

“不……不会……”

“嗯,这样就好。”

白晨说完就消失了,山顶上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皮特感觉到一阵凉意袭来,心头莫名的恐惧。

……

此刻的石城外围,一艘带着铁枷兵团的重型飞船破空而去。

“指挥官,样体捕捉到三只,请下达指令。”

“送去一号要塞,记住了,这是特级机密。”

“是长官。”

这个铁枷兵团的士兵旁边,是三个完全密封的玻璃容器,里面关押着三只血兽。

这次铁枷兵团的损失惨重,不过他们也认识到了这种怪物的可怕。

他们想要知道,这个怪物是怎么来的。

是某个实验室的实验体?还是某个组织专门释放出来进行破坏的?

同时,他们还想确定,这个怪物是否能够制造并且控制。

自从铁枷兵团与魔法协会发生冲突后,铁枷兵团的声望一落千丈。

如今的铁枷兵团已经不复过去的威严,不过铁枷兵团的高层,无时无刻不在计划着重复过去的荣光。

可是,如今的魔法协会比过去更强大,更不好对付。

所以铁枷兵团只能韬光养晦,暗中寻找着,对抗魔法协会的可能性。

这次石城灾难的罪魁祸首,倒是让他们看到了希望。

这种可怕的怪物,似乎就是一个很好的契机。

所以他们暗中捕捉了三只血兽,希望能够在它们的身上寻找到这个可能性。

一号要塞是铁枷兵团漂浮在外层空间中众多战争要塞里,唯一一个研究要塞。

因为铁枷兵团也有许多的禁忌研究实验,放在地上总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麻烦,所以放在天上,这样就没有人会去调查了。

飞船进入研究要塞后,潘泽所长就赶了过来。

飞船上下来几个人,将血兽所在的玻璃容器推了下来。

“这次送来的是什么东西?”

“所长,这次是指挥官制定送来的。”

“这是什么动物?没见过。”潘泽所长疑惑的凑到玻璃容器前:“这三只的样子都不一样,可是从它们的皮肤上来看,又极为相似,难道是同一个物种?”

深圳远大肛肠医院预约挂号
汕头天佑医院较好的专家是哪位
亳州最好的治疗癫痫病方法
内蒙古最好的癫痫病治疗方法
绍兴治疗宫颈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