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永王 卷一 斑驳少年梦 第十一章 落定

2019-12-05 10:35:2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永王 卷一 斑驳少年梦 第十一章 落定

分组完成后为了后面的排名赛休息时间的公平,五场比武同时进行。

苏远与流枫月翎的比武被分到三号武台进行,看着眼前的青衣倩影,手中提着三尺长剑,苏远没有从她身上感受到一个武者在对决前的气势,反而感觉此时在自己对面的是一个邻家的小姑娘,正用俏皮的目光的轻轻的打量着苏远。

苏远被看的十分不自在,心里有一种莫名的情绪,这情绪中有欢喜有紧张,更多的是不解,甚至怀疑自己脸上或是身体有异样而吸引对面少女的目光,但又不能主动去检查,因为那样反而证实了自己此时的窘迫。苏远知道自己此时的样子肯定狼狈不堪,直到后来苏远感觉到自己已经面红耳赤,甚至连手都不知道往那里放,仿佛过了万年之久后,一声清亮的声音终于传来,“比武开始。”

对于此时的苏远不啻于仙乐。

苏远深深提了一口气,将所有的杂念从脑中除去,不过流枫月翎依然没有任何先出招的意思,苏远想自己作为一个男子,自然不能先出手,但又不能这样下去,这对苏远无疑是一种煎熬。

苏远只能对流枫月翎右手平伸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流枫月翎或许觉得对苏远的戏弄已经够了,挽了一个剑花,盈盈舞动手中剑,三道剑气向苏远袭来,剑气虽然不快却胜在凌厉无比,苏远施展身法快速躲过,手中剑做了一个防御招式。

虽然只是试探性的攻击,苏远知道不能大意

,现阶段的十人实力相差无几,一个微小的失误都可能致使落败。流枫月翎再次向苏远攻来,流枫月翎剑法飘逸灵动,招式中带着凌厉之气,苏远也不甘示弱,躲过所有招式,

其他的武台上此时的比武也进入焦灼状态,基本都处在势均力敌的状态,对手间大都互相熟知,平时也经常比武切磋,一时间看不出败迹。

比武时间过去了差不多半刻钟,五号武台分出了胜负,西岚将对手一掌打下武台,不过从他衣服的多处破埙可见胜得也并不轻松。

西岚是所有比武中第一个胜出,在长老亲传弟子优先选择权中他排第一位!

相对于其他武台的激烈,苏远与流枫月翎的比武显得风轻云淡,两人不像是在比武,反而像是两个合作无间的少男少女正在表演武艺一般。

可苏远并不像表面那样轻松,流枫月翎和开始时相比招式更加行云流水,往往会在意想不到的时候突然变招,好在苏远这两年来注重身法和速度的训练,才能多次在千钧一发之际躲开。

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又有两个武台分出了胜负,现在就只有三号武台和一号武台,一号武台是庞靖和一个小个子少年,庞靖已经稳占了上风,胜利不过是迟早的事。

反观三号武台,苏远经过刚开始时的心烦意乱后也渐渐放开了手脚,进攻多于防守,流枫月翎毕竟还是个十四五岁的少女,经过长时间的比武气力已经有些接不上,场上的主动权慢慢被苏远掌控。

三号武台,苏远长剑隔挡开了流枫月翎突然凌空而来的一剑,随后苏远跟上快速挥剑抢攻,流枫月翎还未落地站稳,仓促间只能边后退边用剑格挡,一直退到了武台的边缘,眼看再往后就到武台外了,流枫月翎身体后仰避过苏远的攻击,同时右脚踢向苏远的腹部,苏远眼疾手快用手捉住小腿,手一发力就要顺势把流枫月翎甩出武台,流枫月翎眼看就要输了,情急之下另一只脚勾住了苏远的腰部,手中剑尖驻地支撑着不让身体倒下。

苏远本可以不管不顾将流枫月翎摔到武台下,但是在他即将这样做的时候他注意到流枫月翎眼中有盈盈的泪水,像是在哀求他。那一刻,他不知道如可是好,只觉得握着流枫月翎小腿的手,传来一股清凉和柔软,让他不忍放手。

两人一直保持着这个怪异的姿势,使得台下的少年投来惊异的目光,好在比武时间已经所剩无几,时间一到,作为裁判的黑衣老者不得不结束了比武,而按照比武规则,两人的胜负将由武台上方的宗主和长老决定,不过从比武场面看苏远可是占尽优势,可以说如果不是最后明显的手下留情,流枫月翎已经输了,比武的结果显而易见。

只见长老们互相交流了一番后由宗主宣布结果,结果却出乎台下人的意料。

苏远和流枫月翎平手!

这可是从未有过的,也就意味着这次比武选拔大赛将有六人可以直接成为五峰中的亲传弟子。

青阳学院在幽云帝国众多武学院中排名前五的学院,能得到包括宗主在内的五位长老的亲自指点,再加上学院大量的习武资源,此时此刻,站在武台上的六名少年,此后的成就必定远超他人。

六位少年按照比武时间的长短决定优先选择权,西岚排在第一位,但是因为有六个名额,所以这次比武第二名也同样的拥有和第一名相同的选择权利,而苏远和流枫月翎分并列第五位,经过一番选择,西岚毫无意外的选择了成为宗主的门下弟子,第二名也同样成为了宗主的亲传弟子,庞靖拜入二长老门下,苏远在其他长老人选已满,三长老和五长老之间,选择了三长老,流枫月翎成为了唯一一位女长老,也就是五长老的弟子。

此时台下众多少年除了羡慕外,还有部分人要迎接接下来的挑战,本次积分最低的二十人还要和外门弟子的前二十名两两对决,胜者则为内门弟子,败者则为外门弟子,在内门与外门弟子对决后将内门弟子平均分配进入五大峰,本次比武才算是结束。

青阳院五大主峰分别由五位长老掌管,大长老亦是宗主掌管位于中部的坤峰,二长老掌管东边的岐峰,三长老掌管西边毕峰,四长老掌管南边翼峰,最后北边的斗峰由五长老掌管。

苏远在正式成为毕峰的弟子第一天,一大早就由弟子带领去拜见了三长老,虽然在前几天的比武中见过,但是当时并没有机会仔细打量过。三长老名为唐川,正当壮年,身高九尺,相貌雄毅,气势非凡,静静站在那里就让苏远感觉有点喘不过气来。正当苏远身体僵硬,呼吸困难时,唐川收敛了气息,苏远的不适才全部消失。

苏远连忙跪拜,“弟子苏远,拜见师尊。”

唐川走到苏远身边单手将苏远扶起,“不用多礼,从今天起,你就是毕峰的弟子了。明天早上到毕峰峰顶见我。”

唐川话不多,说完转身就走了。

“是。”苏远望着慢慢走远的背影回答道。

一名弟子将苏远领到一个精巧别致的小楼,这里就是苏远以后的住所,两层的小楼加上一个小院,面积虽然不大,但胜在清净优雅,单独的住所也是作为长老亲传弟子的特权之一。

翌日,天色还是一片漆黑,苏远已经早早起来,沿着通往毕峰峰顶的石阶快速奔行着。在过去的两年中,青阳学院一直都很注重类似的训练,每三天都会进行一次环绕青阳山各个山峰的长途奔行,往往一次就是大半天时间,在这过程中不能停下休息。

显阳曾打趣的说道,这不但能综合训练力量、耐力、速度的各方面能力,最重要的是如果打不过敌人,至少逃跑时也要跑得过敌人。

苏远本身的白袁血脉天赋,在体力和耐力方面一直都很出色,虽然还感觉不到血脉之力,但是已经在潜移默化之中塑造着苏远的身体。苏远一步就是七尺,沿着蜿蜒盘旋的石阶一刻不停的奔跑着,可是过去半个时辰,距离峰顶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眼看日出就快来临,苏远不得不加快速度。

毕峰高耸入云,山峰雾气缭绕,当苏远终于冲破云层到达山顶时,浑身已是湿漉漉,分不清是水雾还是汗水,此时天边微微霞红,太阳刚好从地平线升起时。

清晨的阳光还未完全照射到峰顶,雾气还很重,只能看清方圆数丈距离景物。但苏远隐约感觉到远处有一个身影,苏远向前走去,只见一个人影站在崖边双手负后,迎着云海眺望初升的太阳。

“你来了。”身影并未转身,能听出是三长老的声音。

“师尊,弟子来晚了。”苏远恭敬回答道。

“你的确来晚了,错过了太阳升起前黑暗与光明交替的最好时刻。”

苏远并未领会话语中的意思。

随后唐川让苏远来到身旁,也未说话,只是出神的看着云海和朝阳,苏远不敢打扰,虽然不明白师尊的用意,也望向下方的云雾,只是云雾除了渐渐稀薄,苏远也没能看出什么来。

过来许久,唐川终于开口问道:“你上来用了多长时间?”

苏远在心中盘算了一下,回答道:“用了将近两个时辰。”

唐川不置可否,说到:“看好我接下来的招式。”

只见唐川微微抬起右手,顿时,苏远感觉到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气势徒然升起,周围的空间在微微颤动,唐川一动未动,可苏远明显感觉到四周的空气在快速流动汇聚到师尊的右手,就好像海中的漩涡吸引周围的海水,空气流动得越来越快,劲风不断在身边呼啸,苏远感觉自己也在被这股强大的力量拉扯着,这种力量无法捉摸,却异常强大。

直到后来苏远站立不稳,被强大的吸力牵引在地面踩出一个个脚印,唐川终于将蓄势已久的右手往云海一压,霎时,方圆数里的云雾往下一沉,云海中出现一个深不见底的巨洞,许久,巨洞旁边的云雾才慢慢流中间,云海又恢复了原来模样。

此时苏远呆如木鸡,还沉淀在刚才的情境中,并不是师尊那一击的威力,而是整个过程中感受到的那种力量的过程。苏远知道,整个过程师尊有意将力量的运用意境放慢,并且让苏远在旁边切身体验到力量的存在,这无疑让苏远对刚才的力量体会更加清晰深刻。

不知过了多久,苏远才从震撼中恢复过来,太阳已经升到半空,云雾早已散去,唐川已经不见踪影,毕峰峰顶上只有苏远一个人。

此时苏远脑海中才浮现师尊不知何时演练的一套招式,还有临走时的一段话:“从今天起每天日出前到这里,记住刚才的感觉,以后多加练习。等你在半个时辰内能到达峰顶,而且能运用刚才的力量时,再来找我。”

小孩为什么不爱吃饭
如何治小儿便秘
立可安能改善腹泻吗
不含防腐剂的止咳药好使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