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评电影闯入者历史的重压个人无力承当奢侈品市场和消费

2020-02-15 09:19:3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评电影《闯入者》:历史的重压个人无力承担

王小帅导演作品《闯入者》上映已有段时间,院线排片不多,但作品口碑不错,这部导演口中的“严肃电影”的确是一部诚意之作,它没有直接表现“文革”,它想说的仿佛更多。

故事发生于“文革”之后40年左右,也就是当下,但主人公邓美娟老太太的打扮和家里的陈设相对于当下这一时间点显然太缺乏现代感,颇具笔者记忆中上世纪8九十年代的风格。围绕着那个服役多年终究坏掉的足浴盆展开的一系列情节也让我们看到,邓美娟的生活方式和习惯跟北京这座大都市格格不入,她的“较劲”俨然使她成为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特殊历史中跌入当下的闯入者。

同时,邓美娟也是两个儿子的生活的闯入者,她常常如幽灵般突然出现在儿子家中。大儿子张军对母亲的闯入保持着最大程度的理解和宽容,而二儿子张兵则跟大儿媳一样,跟邓美娟的关系相对紧张。影片特地将张兵设置为同性恋者,虽然对此的表现稍显刻意,但也的确令母子矛盾因包括了不同的价值观、生活观而有了更复杂的意味。影片对母子、婆媳关系的处理很像时下流行的家庭伦理剧的路数,邓美娟的强势、控制欲强等特点也于此充分显现。

影片在家庭伦理剧的路上走了许久,对母子关系、代际矛盾的表现细碎而真实,邓美娟那种“我的初衷是为你好,我有‘正义’的目的,因此不管我做甚么、怎么做都公道”的强调目的正义、疏忽程序正义的行动逻辑也带有某种历史的印记而耐人寻味。而邓美娟突然频频接到骚扰的情节则把影片风格引向悬疑,这个神秘骚扰成了邓美娟及其儿子生活的闯入者。

观众明显会对骚扰是谁打来的心中有数。影片1开头就出场了一个红帽子青年,他随便进入他人的家,用一壶开水浇死别人的花的行动鲜明地流露出他对社会的歹意。青年成心接近邓美娟,并如愿走进了她的生活。邓美娟留青年住在家里,给他做好吃的,把无处安放的爱部份地放在了他身上。但是邓美娟不知道,这么做简直是“引狼入室”。

影片通过张军之口介绍了邓美娟“文革”末期为争取从贵州回到北京指标而对与她一样积极参与各种运动、批斗了很多人的同事老赵“痛下杀手”的一段前史,她的举报使老赵一家永远留在了贵州,老赵最后含恨而终。而红帽子青年正是老赵的孙子,他是来找邓美娟寻仇的。

红帽子青年本有很多机会对邓美娟下手,但他终究没有这样做,数日相处邓美娟对他的好此刻显示出化解痛恨的气力,这是人性对痛恨的成功。青年选择了撕碎那些老照片然后离开,恍如想通过撕碎历史的影象而消解历史给自己带来的不幸和仇恨。

运动损伤怎么办
宝宝肺炎严重后果
治疗静脉炎的特效药
如何指导儿童安全用药
减肥药能吃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