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一刀劈开生死路 第四百四十八章 饵!_a

2020-01-16 12:11:4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一刀劈开生死路 第四百四十八章 饵!

神罗武都,一处深宅大院之中。

月飞鸿刚刚跨入大厅,一个姿容冷峻艳丽,心腹侍从模样的女子就急匆匆的迎了上来:

“月大人,此行可还顺利?”

月飞鸿没有多说,只是点了点头,坐了下来。

“太好了!”

侍从的脸上露出喜悦的笑容来:

“这一下大人的仇可以报了,只要那个人一死,哪怕审判结果下达,也有了极大的转圜余地,到时候诸位军主的运作下,大人想要重回议院都不是不可能!”

岳平生一死,没有人会去为一个死人讨还公道而镇压一位活着的气道宗师,炼神尊者也不会。姬崇光也有极大的可能脱身而出,重整旗鼓。

“不过......”

侍从犹豫道:

“月大人,这个什么无间,真的能杀死那个人吗?”

月飞鸿摇了摇头,眼神漠然:

“无间虽然是刺客中的传奇人物,所修秘传武道更是一门极端神异的武道,甚至做出过刺杀炼神尊者还全身而退的壮举,但是他的寿元将尽,体力不可避免的在逐步下降,不在巅峰状态,未必能十拿九稳的杀死那个人。”

刺杀岳平生,可以说只有一次机会,一旦刺杀失败,对方成了惊弓之鸟,躲藏进神罗武都龟缩不出,不光会前功尽弃,还会给他们带来天大的麻烦。

毕竟白鹿武尊就镇守在神罗武都,没有人会嫌自己命长在神罗武都中动手。

侍从一愣:“那......?”

月飞鸿没有回答,淡淡道:“我让你去联系的那一方,有消息回复了么?”

这名侍从摇了摇头

,正要开口间,整个大厅中悬挂的风铃在同一时间震动起来,发出叮铃叮铃的响声,几个呼吸的功夫就有一名甲士急匆匆的跨入大厅,大声道:

“月军主,议院监察使,焦大人来访,正在偏厅等候!”

焦庶人?他来做什么?

月飞鸿眉头一皱,站起身来,当先向着偏厅行去。

来到偏厅,一个身着紫金蟒袍的中年男子背对着月飞鸿,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四周的摆设。

月飞鸿直截了当开口问道:“不知道焦大人光临寒舍,有何贵干?”

焦庶人回过头来,笑了一笑:“月军主,不知这两日以来,你都去了何处?”

月飞鸿的表情丝毫不变,神情淡漠的道:

“自然是为家父奔走,请求宽大处理,不过焦大人为何有此一问?”

“月军主,明人不说暗话。”

焦庶人深深望了一眼月飞鸿,也没有虚与委蛇的意思,直截了当的道:

“联盟正值多事之秋,诸位参议长老不想再多生波折。我之所以前来,就是告诫月军主,现在大势不可违,不要做出什么多余的事情,这实际上也是联盟的意思。”

“哦?”

月飞鸿眼帘低垂,轻声问道:

“不知道焦大人所说的多余的事情,指的是什么?”

焦庶人摇摇头,轻叹一声:

“岳平生此人目前声威如日中天,而且诸多外出取证的长老正在陆续的回返,审判不日就要进行,任何的风吹草动都会指向姬大人一系,以卵击石,非智者所为。”

“话我已经带到,言尽于此。”

说罢,这位议院监察使没有停留的意思,转身离去。

直到焦庶人的背影彻底消失之后,静立与一侧的心腹侍从才低声问道:

“月大人,这个人是什么意思?难道说他发现了大人的所作所为?”

“当然不是!”

月飞鸿一声冷笑:

“现在暗流汹涌,不知道有多少人对于岳平生的秘密兴趣十足,想要一探究竟,大概他以为这和我有关吧?”

“那岳平生岂不是举世皆敌?哪怕他现在身为气道宗师第一人也无法抵挡这么多的明枪暗箭吧?”

侍从的眼神一亮:

“大人,需不需要我们从中推波助澜?”

“不必。”

月飞鸿摇头,冷然道:

“一群乌合之众,蚂蚁的数量再多也奈何不了狮子,归根结底还是要依靠我们自己。”

她的心腹侍从正要说话,只见眼前一花,一道身影已经出现在了她们的面前,半跪于地。

“大人,有消息回复。”

月飞鸿从这名突兀出现的人影手中接过信封,打开扫视,如同冰山融化一般,露出一抹微笑:

“大事可成矣!”

......

经过这几天时间的传播与发酵,岳平生这个名字响彻了北荒大地,也包括了某个隐秘之地。

啪!

啪!

啪!

仿佛静默无声,又仿佛惊雷一般的爆响声在空空荡荡的广场之上回荡着。

鱼龙武的眼中闪烁着极度兴奋的光彩,手臂挥舞间,一条如同琉璃般透明无瑕的软鞭没有带起丝毫的风声,一下一下的重重抽击在他面前一个人的身体之上。

承受鞭刑的,是一个姿容妖娆的女人。

鱼红音双目紧闭,紧咬牙关,身体剧烈颤抖,手脚缚立,紧贴着一根石柱,承受着一下下的鞭打,脸色和死人一样白。

出奇的是,无论鱼龙武的抽击多么猛烈,他手中鞭子好像是虚无的光影,并没有在鱼红音的身体上留下任何伤痕,就连衣服上都没有产生任何的褶皱。

偏偏每一下的抽击过后,鱼红音的身体仿佛承受了什么难以想象的痛苦一样,都在剧烈颤抖,每一次肌肉都痉挛起来,唇齿之间也满是鲜血,有一种残酷的美丽。

鱼龙武手中的鞭子也的确不是普通的鞭子,而是以一丝武道意志灌注凝聚而成的打神鞭,不会对肉体造成什么损伤,但是受刑者所要承受的精神鞭笞却比起身体上的痛苦更要难捱十倍、百倍!

在广场前的高台之上,一道仿佛是有光芒凝聚而成、深不可测的伟岸身影支撑着手臂,漠然的注视着这一切。

这道人影如同是从大日中走出的神灵,通体都是由灼目的光辉凝聚,根本看不出其本身的面貌来。打神鞭也就是他随手所作出的玩具而已。

不知道过了多久,这道伟岸的人影才终于开口道:

“好了,停手吧。”

鱼龙武停下手来,转身恭恭敬敬的道:

“谨遵光王大人之令。”

被称作光王的男子手指轻轻一点,鱼红音身上的束缚自动解开,即使虚弱无力的仿佛随时都会倒下,她依旧强撑着行了一礼,声音干涩:

“谢光王大人不杀之恩。”

“责罚只是手段而不是目的。”

光王慢条斯理的说道:

“红音,你心里是否有怨恨?”

鱼红音的身体抖了一抖,惶恐的低下头来:

“红音不敢!这一次是我办事不利,而且还坏了大人和殿下的大事,本百死莫赎,光王大人开一面已经是十足的恩德,我怎敢心生怨怼?”

光王轻轻点头,莹莹的光辉中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其实这件事情也怪不得你。你所遇到的那个人,真是一个很有趣的人啊......”

岳平生一刀斩杀帝重生的消息已经席卷天下,当天发生的一切经过消息的传递,在场众人已经知道的清清楚楚。

鱼龙武不着痕迹的扫了一眼鱼红音:“大人,禹先天虽然已经身死,但是现在却出现了一个更好的机会!”

光王不置可否,示意鱼龙武继续说下去。

“姬崇光!”

鱼龙武上前一步,微微一笑道:

“姬崇光在武道联盟之中位高权重,我们想要的,从他那里必然可以得到蛛丝马迹!而且现在此人身陷囹圄,四面楚歌,留给了我们很大的操作空间。”

“很好。你的头脑足够灵活,我很欣慰。”

光王开口:

“殿下已经传讯与本座,要求由姬崇光这里打开一道缺口,这件事交给你和红音一起去办。”

鱼龙武、鱼红音两人立刻躬身:“是!”

“至于岳平生此人......”

光王缓缓道:

“此人据说由武道家境界晋升为气道宗师不过不到两个月的时间而已,到处都在流传其身上有着什么不可思议的秘密,闹的沸沸扬扬,不知道是确有其事还是以讹传讹。”

鱼红音抬起头来:“大人是说,这里面......可能有联盟设下的圈套?”

“白鹿当年不就玩弄过类似的把戏么?”

光王冷笑一声:

“不过到底是针对新朝还是五狱就不得而知了,殿下对此事也有所关注,你们两人此行顺手把这件事情调查清楚!殿下正是需要人手的时候,如果这饵的味道不错,殿下也不会介意的。”

......

黑狱刀山。

山巅之上,黑狱尊主抬头仰望着狭长的一线天,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少尊侍立在他身后,一旁的苦心仍旧像是一个忠心耿耿的老仆,眼帘低垂,静立在原地。

包括少尊、苦心在内,一共九位黑狱气道宗师竟然是已经悉数到齐。

从整座巨大的直插天际的山颠,直到山脚之下宽阔的广场之上,一个个黑狱门徒肃穆而立,密密麻麻的排列,似乎是在迎接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

轰隆隆——!

一声沉闷的爆鸣声,阴沉的天际之上陡然间云龙翻滚,仿佛是在无声的咆哮。

紧接着,几乎在同一时间,天际之上出现了四个巨大的云气漩涡,苍白之色、赤炎之色、玄金之色、青冥之色在同一时间暴射而出!

随着云气漩涡之中的光芒大放,四道浩瀚而不可揣测的恐怖身影接连显现,从云气漩涡中迈步而出!

这四道身影通体如同天地间最完美无瑕的材料打造,通体各色光华流转,眼神最深处仿佛蕴含了生老病死、天灾人祸、日月流转......等等等等不一而足,如同天神驾临于此!

这赫然是四具灌注了炼神尊者武道意志的真武法相!

“哈哈哈!黑狱,我等相交多年,不过一次会谈而已,你何必如此的大张旗鼓?”

四道人影说话之间,轰鸣阵阵,整座黑狱山峰都回荡着这如同天神降临一般的声音。

而黑狱尊主则是微微一笑:

“我们五个老朽互相之间难得一见,自然要隆重一些了。”

与此同时,在黑狱尊主的身后,少尊、苦心等九位七大宗师,包括从山峰之上一直蔓延到山脚广场上密密麻麻的黑狱门徒齐齐开口,大喝道:

“恭迎赤狱尊主、白狱尊主、玄狱尊主、青狱尊主驾临!”

无数人的声音汇聚在一起,仿佛要冲破云霄,震荡着整个空间,震惊百里。

黑狱!赤狱!白狱!玄狱!青狱!五狱五位炼神尊者,竟然是齐齐现身,汇聚于此!

五狱向来隐没于荒古遗地的边缘夹缝地带,环境险恶不说,位置十分的隐秘,而且易守难攻,五位狱主镇守其中,常年不出,想不到这一次却齐齐汇聚在了一起!

黑狱尊主抬起手来:

“诸位,请随我来!”

说罢黑狱尊主当先一步,迈向了大殿,而虚空中的四尊真武法相也迈开步伐,如同踩踏天梯一般缓缓降落,进入了殿中。

大殿之中,除了黑狱尊主的宝座以外,已经安排好了另外四尊尊贵的辇座,在五位炼神尊者落座之后,其余的闲杂人等也统统退了出去。

“想不到啊......”

青狱尊主的形貌是一个看不清具体容貌的女人,她看向黑狱尊主感叹道:

“想不到我们一直在寻找的机会居然自动出现,还是由一个小角色为我们创造出来,黑狱,你是否已经胸有成竹?”

眼眸如同两个小太阳在燃烧的赤狱尊主哈哈大笑:

“能够一刀击败演武机关的最强者,这可不是个小角色啊!只不过我现在很好奇,这到底是联盟哪一个老不死的推出来的饵?这看上去不像是白鹿的作风。”

“相比前几日神罗武都发生的事情诸位都已经知晓,我就不再赘述了。”

黑狱尊主眼中神光流转,声音浩荡:

“白鹿已经主动现身,还放出了一个诱饵来,不知道他到底在打谁的主意,不过这都与我们无关。现在的问题就是,姬崇光此人现在对我们来说意义重大,甚至直接关系到我们计划的成败,但是此人现在虽然身陷囹圄,却还没到走投无路的地步,”

白狱目光无情:“这说明他还没有到彻底绝望的地步,没有这个条件,我们就为他创造出来。”

“姬崇光有一个义女。视同己出。”

明明不动,却给人一种山川河岳撞击过来的感觉的玄狱尊者开口,言简意赅道:

“这个人现在已经抵达了神罗武都,似乎正在筹划报复岳平生的事情。”

这句话一出,其余的四位尊者对视一眼,看出了对方心中所想,放声而笑。

冠心病日常用药通心络有效吗
小孩不消化口臭怎么办
小儿厌食吃什么中药
老年动脉粥样硬化吃通心络好吗
分享到: